熱點新聞網 匯聚海量國內、國際熱點新聞

李少紅完成綜藝首秀:一個資深導演在演技角斗場的修行

2019-12-16已圍觀 來源:互聯網編輯:熱點新聞網

2019年12月15日刊|總第1990期

即便有諸多“不適應”,但從影像上看,李少紅的“綜藝首秀”,確實漸入佳境。從《請回答:1988》開始,到《親愛的》《孔雀》,到最終的點映作品《真相》,李少紅獨特的導演風格仍舊清晰。

文/一樹

12月14日晚,《演員請就位》的收官盛典直播從晚上七點開始,一直持續到零點,才以一張全場大合影畫上句號。

長達五小時的直播中,五光十色,載歌載舞,有笑有淚。從十月播出至今,這最后的盛典,可說是對所有參與者的一場隆重的“表彰大會”。而對三個月來一直追看的觀眾們來說,這無疑也是一場極具觀賞性,樂在其中的“大秀”。

2019下半年,討論度最高的綜藝無疑是《演員請就位》。雖然以“演員”為名,但這檔以導演選角為切口的真人秀,不僅像是一面鏡子,折射出演員行業的種種生態,更將“導演”這一幕后的角色,推到了輿論的中心。

“導演”角色的引入無疑是《演員請就位》的另辟蹊徑之處。陳凱歌、李少紅、趙薇、郭敬明四位導演的組合從消息宣布之時,就引發了鋪天蓋地的討論。

其中最令人好奇的,是首次參加此類綜藝節目的李少紅。這位影、視雙棲的導演,近年來始終在不斷嘗試新的題材和領域,在《演員請就位》中的亮相,自然也可視為是她對自我的一次挑戰。

一檔節目需要關注度和話題度,演員需要表演的舞臺。而導演,當他們在節目里打開自己的鏡頭,喊出一句“開始”時,綜藝這個特殊的場域,是否真的能成為網絡時代一個全新的“演技競技場”?

傳統導演“觸電”網絡綜藝

適應、接受、“以我為主”

拍了幾十年的影視劇,導演李少紅為什么要參加《演員請就位》?這個問題,幾乎是她參賽后接受采訪時,每個媒體都會問的問題。

李少紅對此的回答很簡單:了解一下目前行業中的熱點,這些熱門的形態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首次參與綜藝錄制,就是一檔直面年輕觀眾的網絡綜藝。即便在參加前做了大量心理建設,對于李少紅來說,要想在短期內完全融入綜藝的氛圍,并且有相當的“綜藝感”,也很困難。對比其余三位導演,在綜藝鏡頭下的李少紅,總顯得比別人要緊張幾分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“以我為主”便成為了李少紅的應對之道。雖然綜藝節目上的短片拍攝與她熟悉的片場完全不同,但多年來積累的經驗,還是讓她能夠與節目組提供的編劇組和攝影團隊配合,在短時間內,完成節目所需的短片拍攝。

對比其他幾檔演技類節目,《演員請就位》與其衍生節目:《導演請指教》《演員這碗飯》《排練室有戲》一同,形成了一個節目矩陣。這也讓其在播出日之外,也能在觀眾中維持較高的討論度。

尤其是其中的賽制。類似于上半年幾檔偶像選秀綜藝,《演員請就位》合作戰隊形式下的淘汰賽制,綜合下來格外復雜。

一開始,參與競技的演員可以自由選擇導演,并進行第一輪的舞臺表演。導演在這輪表演中選擇演員,組成戰隊。

第一輪結束后,待定區的演員還有一次選擇導演的機會。同樣,導演也可以決定,是否要替換戰隊里原有的成員。通過后期的剪輯,這樣的賽制便讓節目有了更多沖突和戲劇性。

因此,在后續采訪中,不僅許多演員表示“吃不消”,李少紅也笑稱,綜藝節目上的這些“游戲規則”,的確讓她有些“不適應”。

“作為一檔綜藝節目,自然要從娛樂的角度,從觀眾欣賞的角度進行更多的考慮,但真正在選角的時候,我們是不考慮這么多的。”李少紅道。

因此,對于李少紅來說,在節目的進程中,她選擇更加專注在自己的作品上。圍繞自己要拍攝的每一部作品,與節目組提供的團隊配合,對演員、題材、角色進行選擇和搭配。

雖然不如自己的團隊熟悉,但節目組整體的應對能力和配合能力仍讓李少紅印象深刻。

以一檔綜藝節目來說,在有限的投入和成本約束下,節目組不可能完全重現現實中一部電視劇,或是一部電影拍攝時片場的規模和配備。但在對現實進行“臨摹”的過程中,節目組也在每一期的錄制中進行自我調整,并盡可能調動所有可能的資源,來配合導演的要求。

“從結果來看,這檔節目不會差。因為他們的理念特別好。”李少紅總結道。“這也讓我特別近距離地感受了一下觀眾喜歡演員的理由,觀眾評判演技的標準。

正是李少紅的這種“以我為主”,反而為綜藝貢獻了一種自成一派的硬核人設,不畏評論不懼爭議,倒也與節目所要呈現的真誠感不謀而合。

導演不“教”演員演戲,而要啟發他們

《血色清晨》《紅粉》《大明宮詞》《橘子紅了》新《紅樓夢》,提起導演李少紅,總離不開這幾部代表作。而在這幾部作品里,對不同年代里新人演員的起用和調教,也都有可圈可點之處。

如今,演員來源越來越多元,新人演員層出不窮,作為導演的李少紅,也在期待能認識更多年輕演員,并從中發掘更多的好苗子。

在第一輪舞臺表演后,進入李少紅導演組的演員都個性十足,有喜劇出身的包文婧、楊迪,歌手“跨界”的陳翔,以及年輕的薇薇、周奇、于小彤等等。

李少紅笑稱,選擇自己的演員都太“實誠”。畢竟在綜藝節目這一個陌生的體系中,李少紅并不確定自己能給這些演員多大的幫助。

這點不難理解,綜藝節目的拍攝不同于現實中的拍攝,沒有一場戲反復雕琢的空間,沒有長時間在片場的相處培養默契,也沒有后期在剪輯、音樂上的加工,來烘托演員的表演。因此,李少紅更注重“一步到位”地點出演員的問題,并且“因材施教”。

面對組內背景不同,演戲方法不同,經驗積累也不同的演員,則更需要導演去考慮,如何將他們的表演“放”在同一個空間里,讓每個演員得以各司其職地完成自己的角色,共同組成一個戲劇空間,讓觀眾在觀看時不會出戲。

比如在《親愛的》這一部短片當中,面對包文婧、陳翔、朱顏曼滋、于小彤四位演員,李少紅在現場與其交流的方式都有所不同。對已經技巧嫻熟的朱顏曼滋,李少紅留給了她足夠的空間,對其的指點并不多,而是讓她能夠自由地去發揮。

而面對不是??瞥錾?,主要以情緒來調動演技的陳翔,李少紅則選擇幫助其分析人物的情感和形象,幫助陳翔在臺詞中找到角色的節奏,去理解角色,找到突破方式。

周奇和薇薇,是李少紅組中最年輕的兩名演員,也沒有太多的演戲經驗,更不知道如何調動自己身上的能量。因此,導演為其選擇的角色,便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他們的表現,既要適合他們的年紀,也要讓其能夠有出彩的空間。

在《孔雀》中,周奇和薇薇扮演了一對兄妹,因此,在最后的《真相》中,李少紅選擇了讓他們成為兩名卷入一起殺人案中的年輕人。對于這個年紀的演員來說,校園題材或許是他們最熟悉的,但由于參賽的演員年紀普遍不大,校園題材頻繁出現。

于是,《真相》這一懸疑題材,更能讓觀眾和演員都有一種意外感。因為意外的題材,演員會出現更獨特的表現,而對觀眾來說,題材帶來的新鮮感,也讓他們能對演員的表演產生更深的印象。

在現實中,導演面對演員的時候,通常都已經對自己想找的角色有了一個大致的設想,因此,不管是導演和演員,都帶著強烈的目的性。

但在綜藝節目上,李少紅卻得以看見演員身上更多的層面,也因此改變了對許多演員的印象,更能看見他們內心的膽怯,以及他們骨子里的努力。

比如楊迪和包文婧。李少紅笑稱,這兩位演員可以說“開發”了她作為導演的新領域。

九期節目相處下來,李少紅發現楊迪是一個“放在哪兒,都能適應”的演員,但他本人在此之前,卻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優勢,也不知道如何去體會自己的角色。

曾經,楊迪在影視劇中的表現,大多是以夸張的表情或造型為人所知。而這次,《請回答:1988》中的“爸爸”,《孔雀》中的“大哥”,的確讓觀眾看見了放下“搞怪”的楊迪,同樣有著能感染觀眾情緒的演技。

而包文婧,則是李少紅唯一在節目中去“搶”的演員。幾經“波折”,包文婧最終成為了李少紅組里的一員。對于這位年輕的女演員,李少紅似乎并不愿意以“喜劇”去定義她,而是在《親愛的》這部作品中讓包文婧“反著演”,塑造出一個看似大大咧咧,其實深藏傷痛的母親。

應當說,在競技的環境中,演員最真實的樣子,他們的多面性,反而得以呈現在導演面前。

在這檔綜藝節目中,雖然導演的功力也成為了經受觀眾評判的一點,但站在最前面的,始終是演員。

《演員請就位》對李少紅來說,是一個接觸與了解年輕演員的機會。節目的設置打破了現實中導演和演員的距離。在競技中,導演既是評判者,也是參與者;既需要為演員“傳道授業解惑”,也需要對演員進行揀選,來完成自己的作品和表達。而“戰隊”的模式,讓導演和參與競技的演員之間,似乎形成了一種“命運共同體”的關系。

“現在的小孩真的是挺不容易的。”李少紅回想起錄制的過程,深有感觸。“他們面對的機遇多了,考驗也更大了。站在臺上的一直是他們,我覺得,他們的心理壓力和適應能力,都要比我強100倍。

在綜藝上演戲:僅供娛樂,卻不妨用以觀察

以“透視影視行業的臺前幕后”為名,《演員請就位》這檔綜藝有相當的野心,試圖將“導演選角”這一幕后的環節搬上舞臺。除了邀請導演通過他們的鏡頭進行戲劇拍攝以外,更為觀眾提供一場場“戲外之戲”。

演技類綜藝一般的考核方法,是讓演員在舞臺上演舞臺劇。評委現場看,觀眾通過屏幕看。或許是為了讓屏幕前的觀眾和現場的觀眾能在一個更“公平”的視角上對作品進行評判,《演員請就位》中加入了影像化片段的播放。

這一點確實是一個創新,卻也暴露了演技類綜藝節目的短板。在節目的花絮和采訪中,幾乎每一位參與者都提到拍攝時間太緊張的問題。從劇本籌備到后期剪輯,一個導演基本上只有一天半到兩天的時間。

時間的稀缺直接導致拍攝“趕工”。在現實的片場中,一個鏡頭沒拍好,導演可以要求重新來;演員第一條的狀態不夠好,可以不斷拍攝,選用情感最飽滿的一條。然而,在綜藝的拍攝中,“拍完”成了最重要的任務。

雖然節目組提供拍攝組,也允許導演使用自己熟悉的團隊,但在短時間內,導演其實無法籌建自己的團隊。與此同時,在場景的搭建和道具的準備上,盡管節目組投入了大量努力和資源,但有的時候,和導演的要求仍舊有差距。

或許是因為經驗不足,綜藝節目的制作組,通常會低估了現實中拍戲的規模和投入,也低估了一個真正的影視化片段,和一個供舞臺使用的片段之間,存在的巨大差距。

這就要求導演因地制宜,利用有限的資源完成自身的表達。但最終呈現給觀眾的作品,卻始終不免在質量上有所遺憾。

《演員請就位》從最終的播放效果來看,是一檔成功的綜藝。節目中導演之間在點評時的“舌戰”,導演與演員的“碰撞”,以及演員對自身行業的看法,都形成了被廣泛傳播的話題,引發了討論,除了帶給觀眾戲劇性的娛樂之外,也多少引發了一些思考。

然而,回歸到“演戲”這一基本要素上,無論是演員的演技,還是導演的功底,觀眾或許可以從節目對幕后工作的展現中,獲得一些能輔佐他們進行判斷的信息,但僅依靠幾個影視化作品,便去評判這些影視工作者的表現是“好”或是“不好”,始終有些單薄。

說到底,綜藝是一種與電影、電視劇都有著不同脈絡的娛樂形式,即便引入了影視化拍攝的形式,綜藝節目的趣味也并不在于“結果”的四部影片到底有多優秀,而在于“過程”中人物的行動,是否足夠戲劇化,足夠有沖突。

對于像李少紅一樣不熟悉綜藝的傳統導演來說,真人秀的“秀”的確會讓他們茫然且緊張,而與其相對的,被“秀”的本質所吸引來的觀眾和評論,也是他們在過去的工作中所不曾接觸到的。

即便有諸多“不適應”,但從影像上看,李少紅的“綜藝首秀”,確實漸入佳境。

從《請回答:1988》開始,到《親愛的》《孔雀》,到最終的點映作品《真相》,李少紅獨特的導演風格仍舊清晰。她對人物情感的細膩拿捏,通過角色的日常行動娓娓道來,卻又不乏具有爆發力的淚點。

甚至在《開心家族》里,演員們最后跳出了場景,在舞臺上熱烈起舞,如此跳脫常規的表達,在李少紅以往的作品中,也并不多見。在逐漸習慣了綜藝的表達方式之后,對于影像和表演,李少紅似乎也有了更加自由的方式。

在綜藝上拍出一部好戲,這是一種不太切實的奢望。而對于這名很少在外人注目下拍戲的導演來說,參與《演員請就位》更像是讓自己走出房門,來到一個窗口前。

窗外是如今熱鬧繁華的網絡時代,而她正以導演的獨特眼光,從中觀察著這一代年輕觀眾對演員的喜好,對影像作品的評判標準,以及新的節目形態,新的娛樂方式,對整個影視行業的影響。

從這個角度來看,李少紅的“綜藝首秀”,也可稱作是不虛此行了。《演員請就位》這個節目有了李少紅的加持,也煥發出了別樣的光彩。

The End

影視獨舌 由媒體人李星文創辦的影視行業垂直媒體。我們的四項媒體主張:堅持原創,咬定采訪,革新文體,民間立場。

日韩高清无码电影视频